而我們進一步檢視日本殖民時期與國民黨執政時期,對於都市規劃以及城市管理的態度,也會發現前者比起後者,更用心設計、規劃,更強調街道間的均衡、協調感。因此我們會發現不少日本時代的老照片中的臺北市中心街道或是臺中火車站廣場是如此的整齊和諧,雖然招牌林立,但不會像今日的南陽街到處是歪七扭八,妨礙觀瞻,甚至危及安全的招牌。那麼為何日本會比國民黨更用心規劃市鎮呢?這其中的差別就在於,政權是否願意本土化。本土化才能竭盡熱誠使這塊土地變更好。



這位長輩曾對筆車貸者說過:?中華民國政府在美學教育以及都市建設這一領域,真的輸給日本殖民時代;甚至是清代、明鄭時期都遠勝現在。?乍聽之下,看似吹捧日本,貶低國民政府。然而接下來他舉出一些事實之後,反倒點出了不少中華民國政府在美學教育以及都市建設的弊病,以及臺灣人有待改進之處。

內容來自YAHOO新聞

如何推論日本殖民時代美學教育與都市建設重視程度較國民政府高呢?除了臉書上,不少老照片愛好者提供的日本殖民時代建築與國府遷臺後照片對照外,筆者就與這位長輩對談的經驗以及自身實際經歷,歸納出以下兩個現象,以證明日本殖民時代重視美學之高。分別是:一、藝術家享高社經地位;二、都市建設與本土脈絡結合。

近日臺北市政府公布丙申燈節主題花燈-福祿猴,其外型與配色引起諸多負評,不少網友甚至調侃該主燈?媲美?央視公布的春晚吉祥物;而遠在日本的柯文哲市長,見到東京與大阪的都市規劃,讚嘆日本城市美學以及古蹟保存遠勝臺灣。這兩者看似沒什麼關聯,然而卻有一個共通點-?美學?。兩件事兜在一起,也可以讓我們思考一下,臺灣的美學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而音樂界的有:寫《雨夜花》紅遍亞洲的鄧雨賢;有拿過柏林奧運文藝獎第二名的《臺灣舞曲》作曲者-江文也。有替無數戰前到戰後初期臺語歌手編曲債務協商寫詞的姚讚福。

真理大學真理街前門(邱柏森/真理信貸大學官網)

日本殖民時代,臺灣文藝人才輩出。

雖然日本如此用心建設,用意在於要彰顯其殖民的政績。因為臺灣是日本在海外第一個殖民地,為了強調大日本帝國的偉大,所以願意把錢花在刀口上,用心做到最好;但其用心做到最好程度卻也不亞於在本土的東京都,直到1945年政權更迭後,後代子孫仍享有這偉大的寶藏。即便建築不是政府機關或學校單位,例如過去是總督府的今日總統府,在民間設施上,如菜市場的設計也不馬虎。西門紅樓更是當時民間設施的代表作,用八卦和十字架,東西方兩大宗教的代表物,促成文化上完美的融合。雖然日本這麼用心,其用意最終還是要奪取殖民的經濟與政治利益,但是他們用本土化的手段來殖民,在充分調查分析臺灣的風土民情後,也的確也促使臺灣在日本時代各領域有突飛猛進的發展,各項建設也是符合臺灣的人文地理的。

然而美感就是從傳統文化開始打底的,甚至一個國家是否能有傑出的品牌、設計也是從是否有深厚的文化底運而來。雖然我不是美術專業,但如果去過日本,就會發現日本很會善用黑紅白藍這四種純粹的顏色來做建築、商品或廣告看板設計。然而這四個顏色,不正是他們神社最常見的顏色嗎?臺灣文化涵蓋原住民、荷蘭、西班牙、漢族、日本、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元素,而這元素之間的連結卻在民國時期中斷了。現在多少還有懂維修三合院、傳統廟宇的師傅,多的是漏水的老宅就加蓋鐵皮屋頂,用水泥堆砌的新廟;又或我們的品牌設計、文創大多模仿、抄襲、移植外國的產物;又如臺北市政府就認為在松山菸廠中加蓋歐風的百貨公司,就代表政府有重視文化產業。到現在,我們對於自己的文化真的是否有深切體認呢?許多人看不起東南亞,但是泰國的名牌包在世界上的知名度,無論是值和量都遠勝臺灣。原因無他,他們對於自己的文化仍是比臺灣人對臺灣文化還要了解且自豪。

觀點投書:從福祿猴事件與柯文哲日本行,看見臺灣美學之匱乏

今日我們看到作畫寫曲的人,要活自己大多只能當老師或是加入僧多粥少的知名樂團。然而在日本殖民時期,藝術家們可以藉由參加臺展、帝展爭取頭籌,以獲取足夠經濟上的支援,在報紙上也能有深入的作者與作品介紹。姑且不論辦展是否是為了浮誇日本帝國主義的霸氣,例如:陳澄波先生就曾在東京學新式西畫以及上海學水墨畫的方式,用藝術反對帝展單一的審美標準;即使如此,日本時代對藝術家的重視,是今日臺灣難以企及的。

臺灣到國民政府遷臺之前,建築物或是城鎮規劃大多與當地文化、生態有緊密結合。

這批「感動猴」為學童募資,有沒有比較美?(學學文創臉書粉絲頁)

藝術界的有:黃土水(水牛群像)、李梅樹(三峽祖師廟)、郭雪湖(南街殷賑)、林玉山(蓮池)、陳澄波(淡水夕照)、陳進(合奏)。

這時我們再來檢視這位前輩說的話,我們在這種比難民營還髒換的環境下,又能陶冶什麼美感呢?又能如何創造出感動人心的品牌呢?回顧這陣子臺北市政府的相關新聞,市政府會拍板決議採用福祿猴當臺北燈節主燈,站在歷史脈絡上,也不過體現冰凍三尺非日之寒的道理。柯文哲在日本讚嘆他國保存文資良善之餘,了解到自己站在市長這個高度,能替臺北改變什麼呢?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觀點投書-從福祿猴事件與柯文哲日本行-看見臺灣美學之匱乏-221000613.html

反觀國民政府接收之後,美術教育甚至是體育都不被重視,德智體群美,智育長期擺在第一。一切以升學為考量。例如:不少五、六年級的讀者們,有美術課被借去上國英數的經驗。就算有人念書念到高等教育,藝術這一塊長期被冷落,仍全神投入者,多是家庭不虞匱乏者。藝術家職涯發展上所受到的保障也不如日本時代廣。雖說日本時代高等教育沒有美術,但是學生從基礎教育到高中以及師範都要學美術。此外,也如上述所說,投入藝術者若參展,也享豐厚的名利誘因,取得較突出的社經地位。

藝術家享高社經地位





西門紅樓今昔。今時夜景(上圖,Fcuk1203/維基百科),日據時代的西門市場明信片(下圖,維基百科)。

反觀國民黨政府,在遷臺後抱著反攻大陸的想法,臺灣只是反攻的跳板。過客的心態過重,對於城市規劃自然也不會花太多心思,法規管理上也不會像日本殖民政府這麼嚴謹。往往為了要建新大樓或是開闢新點,不衡量當地脈絡便直接興建,建出來的建築就好像生態系的外來種一樣,與臺灣本土文化格格不入。更遑論這些新造建築是否要留傳百年,反正能用就好。

看到這邊,或許有人直接說就是國民黨沒有建築的人才。但是中華民國在大陸時期,誕生不少傑出的建築師,梁思成和林徽音便是民國的建築史界的神仙眷侶。而國民黨政府在中國時期的南京首都,也不少瑰麗的建築。這些再再證實國民黨不是沒有建築或是美術的人才。然而這些人才為何沒有投入在臺灣的都市規劃呢?恐怕跟國民黨在戒嚴時期無心本土化,把臺灣當自己家有很大的關係。

一個沒有心要本土化的政權,對於建設上面,也不會做好做滿。更不會想遵行當地的脈絡,建築適合本土文史背景的作品。是以國民政府建造的建築美感,就算個體上美觀,如:仿宋宮殿的臺中孔廟,其建築本體仍與周圍景觀無法融合;這也是為何臺中孔廟的知名度,至今仍無法與臺北孔廟和臺南孔廟比肩之緣故。又例如大家看到台北中正區的教育部大樓,在臺大醫院舊館附近,其用色是水泥灰色,無法與臺大醫院舊館的磚紅色達到視覺上的完美結合,因此總給人一種突兀的感覺。

此外,國民黨對於本土文化的不重視,也體現其他各項領域。如臺語、客語、原住民語及其文化是低俗的;又如臺灣史的教學僅是大中國框架下的附庸,在政黨輪替之前,學生們對於中國山川的認識,比起家鄉的溪流、古蹟還深厚。試問臺灣長期在這種環境下,人們會重視古蹟文資嗎?我們看到不少古蹟或文資,在被政府宣告要認列古蹟後,會莫名其妙?被自燃?。古蹟對很多臺灣人來說,不過就只是古老的建築,其意義和歷史、教育價值根本比不上錢的價值。

即便古蹟倖存下來,其保存方式仍嫌粗暴,最顯著的例子是臺中火車站(以下簡稱:中火)。中火不僅是其建築本體採用自由古典風格以外,它也見證臺灣歷史的轉捩點。這裡是林獻堂、蔣渭水等知識份子,發起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起點。換句話說,中火見證了臺灣爭自主權的歷史。臺中火車站的周圍,也是霧峰林家族長林獻堂先生生前最活躍的地方。然而中火廣場目前一團混亂,乳白色底新細明體的?臺中車站?招牌,像一滴墨汁滴入清水中,混濁了整體觀瞻。火車站周圍雖然有不少古蹟,卻已傾頹不堪。如果今天沒有對於這段歷史有深刻了解的人,又怎麼能察覺臺中火車站在臺灣史的重要性呢?我一位住中部的朋友還笑說,臺中火車站這樣安排,就是要讓所有人在走臺灣大道一段到四段時,得以一覽台灣1970到2010年的發展史,是一種時空隧道兼裝置藝術的概念。



台中火車站。(phone by Lin-Chieh Shangkuan/flickr)

筆者於上述兩點(藝術家享高社經地位、政權對於本土文化的重視程度差異),試圖分析臺灣在美學上仍處於倒退的狀態的原因。將這70餘年的退步提升到正的水準,非一蹴可幾。筆者充其量只是一個愛在臉書上高談闊論的無用書生,但出於鄉土的熱愛,仍是要談一下我對臺灣未來的盼望。

還記得那位跟我閒聊的前輩說過:?若雙眼習慣美的事物,生產出來的也是美的事物。?我們缺乏美學的概念,以及政府長期不重視城市規劃,導致眼前所見遍是鐵窗、鐵皮屋這種醜陋、便宜行事的產物。因為我們長期不重視自己的歷史,政府甚至人們的情感長期與土地脫離,對於古蹟保護也毫不關心,在短視近利的價值觀下,永續經營、歷史記憶保存都是無用之物。

說到這裡,讓筆者想起數年前與一位對鄉土文化有熱誠的長輩的數次談話。



政權對於本土文化的重視程度差異



我們若翻閱自清末到日本殖民時期的大稻埕或臺南古蹟影像,可以見到雖然建築物雜揉臺灣各時期的建築風格,但是其發展的脈絡是一層又一層奠基而起的。例如:大稻埕的洋樓、真理大學的三一學院、或是滬尾殼牌石油倉庫,外型融合閩南與英國維多利亞主義的風格,突顯臺灣在19世紀中後期開始,在國際上扮演著東方與西方的橋梁。今日,臺灣雖然仍是東方與西方的交會地,也有不少西方現代的建築,如不少建商新蓋的仿巴洛克式的大廈;但是這些建築物,卻與臺灣本土的脈絡缺乏連結,是直接嫁接的產物,缺乏融合的過程。因此我們看到大稻埕的洋樓,不會覺得他們很俗氣,反而蘊含著深厚的洋行文化;但是看到新建的大廈,總覺得突兀、庸俗,雖富但不貴,僅是一個暴發戶罷了。

*作者為臺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學士

相關報導
● 觀點投書:主燈的醜到底挑動哪一根自卑的神經?
● 讀者投書:如果「福祿猴」由日本人設計,你還覺得醜嗎?自卑是台灣人的永恆魔咒



上述這十個人名,不但證明日本時代美學教育很成功外,名單中的李梅樹、陳澄波不僅是藝術上的泰斗,他們同時在自己的家鄉也是地方仕紳,在公共事務上身居要職。日治時期能扮演地方仕紳的,於名或利乃是出類拔萃之輩,通常是醫師、律師或是如霧峰林家的鄉紳。因此,換句話說,在日本殖民時代,傑出的藝術也是可以享有如前者的高社經地位。不像今日藝術大多只是有錢人有閒的興趣,藝術人是跟大眾有連結的。


E6681037E7D698B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企業融資

p77xz1vf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